纯粹自然的园圃生活未有

By admin in 亚洲城 on 2019年10月5日

  12月6日傍晚,寂静的连州果品仓展区,法国摄影师雷米·阿尔迪日独坐在展区的石头阶梯上,默默地待了一个多小时。志愿者翻译王凯告诉记者:他在静静感受在中国的这几天经历,他需要消化一些东西。

  的确,正如雷米一个小时之前接受记者采访,谈及对摄影节及中国的印象时所说的,他需要消化咀嚼,三四天的时间对于理解一个国家一个摄影节,实在太短暂了。

  巴黎农业沙龙:伪造自然

  雷米·阿尔迪日是在策展人米歇尔·菲利搏的推荐下首次来中国参展。“参加这个展览,是因为我的作品和摄影节的主题达成互相的默契,现实和虚拟混淆,产生一种荒诞的效果。”雷米·阿尔迪日的作品在是每年一度的法国巴黎农业沙龙(博览会)上拍的。在那里,“我所感兴趣的是,这是一个‘再现’昔日的地方。”

《沙龙》与“这个世界存在吗?”相契合

  法国,具有强大的农业传统,对某种田园风光很怀念。我们几乎都有一个做农民的爷爷或大舅舅。农耕和放牧是法国的两大支柱。在这个广大的沙龙里,牧草是塑料的,风景是巨幅照片,造成人们错觉的图像到处都是。然而,这些理想的自然图像却被我们当成自然本身。策展人米歇尔·菲利博在序言中介绍。

  于是,从2002年到2009年,雷米·阿尔迪日出入展会,找位置拍照,通过取景,将一切欺骗性的元素集合起来,在水泥地板上,你能看到塑料玻璃砖,这些砖铺在一头牛的后腿及臀部。“正是通过颠倒感知机制,雷米赋予这个展会不同的意义,那就是伪造自然。”米歇尔·菲利博一语中的。

  寻根,追求纯粹自然的田园生活图景

  “很多人都在谈真实和虚拟,人工和自然的混淆。我的作品想表达的是,法国人总是希望建构出这样一种图景,法国是一个农业社会,非常纯粹的,没有被污染的农业社会。法国人想追求纯粹自然的田园生活。但实际上现实生活当中已经不存在这样的东西。”

  “在二战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,法国拥有70%的农民,现在则只有50%是农民。所以我们都是移民,从农村逃到城市去,而在离开农村后,所有人都保留着寻根的梦想。农业博览会是在追求这样的东西。”玛琳·鲍德里亚在一旁补充道。

  接着玛琳·鲍德里亚的话题,雷米 阿尔迪日说:“2007年是标志性一年,50%以上都已经成为城市人口,到2020年,可能只有20%是农村户口。这个现象说明,大家对未来的某种恐惧,当下正在快速地失去。现在是不好的,未来是可怕的,只有过去是好的,现在很多人很想回到原来的生活,这是一种怀旧,但是人们又不肯承认这一点。

陈哲《可承受的》

  好的作品应该能激发人思考

  为了使作品展示更完美,与观众达到更好的互动,雷米花了不少心思。他带着助理翻译,轻车熟路,穿街串巷,买了一个小小的MP3和小音箱,下载了各种各样的动物声音,然后再把它安置在展区水泥地上,发出轻微的动物鸣叫声。之所以把声音开得低低的,因为“这些动物不是真实的,大多是虚假的”。

  4日,雷米终于彻底完成自己的展览,有时间自由地看展览了。在所有参展作品中,雷米最感兴趣的是粮仓展区内,摄影师黎朗在文革十年拍的《人民日报》。“它给我的印象非常深刻,我觉得这组作品从形式到内容非常彻底、完美地结合起来,它给观众带来想象,非常完美,非常有深度。”

黎朗作品

  另外一个让雷米不能忘怀的是女摄影师陈哲的一组表现自虐的作品《可承受的》,“像这种类型的作品,我也自己问自己,作者想给别人看的是什么?他为什么给观众看这些,他把观众置于何地?这些都是很有意思的问题。对我来说,一幅作品能激发人思考,让人提出问题,这点很重要。如果不能让你提出一个问题,这并不是一幅好作品。”

  雷米显然不赞同记者限定列举三组最喜欢的作品,“我不喜欢把艺术创作的问题用123来限定,艺术的创作是无限的。”“如果一定要问,我就举个例子,我很喜欢连州图书馆里展出的一个年轻摄影家黄京的作品《忆》,他送给我一本签名作品,如果你要看,我可以到房间拿给你。”

雷米和玛琳

  最大的收获:直接面对中国的体验与经历

  “我想得到什么?如果从利益角度去考虑,这是个让人很尴尬的问题。”因为没能找到恰当的词,费大为老师翻译转换的时候用了“得到”这个词。雷米继续说,作为一名摄影师,去参加展览是件好事情。中国在世界上的重要性不言而喻,是无法绕过的国家,我们想到中国来。从另一方面来讲,中国要做展览,请外国艺术家来,使之成为国际摄影节。也许,这是个利益的互换。

  “同时,作为参展艺术家,我又是这台戏里的演员,是在舞台上被观看的。这样一个经历给我一个直接面对中国的机会,我能够亲身经历即便时间如此短暂,只有三四天,但是至少让我了解到在整个组织工作中所遇到的困难,整个摄影节是以什么样的方式进行着。这里有很乱的地方,但也有些好的地方。我的最大收获就是那种作为人的体验与经历,经历这些人和人之间的关系。”

  记者手记:采访中,雷米始终喜欢坐在地上,展区内的石头阶梯上,房间里的地毯上。他坦诚地面对让人尴尬的问题,真实地表达内心的感触,一切都显得那么真切自然。

雷米在费大为老师房间接受采访

在展区接受采访(右为英文翻译王凯)

雷米似乎有些享受地看着电工安装音响

[FS:PAGE]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网站地图xml地图
Copyright @ 2010-2019 亚洲城ca88唯一官方网站 版权所有